*ST金正(002470.CN)

一季度利润同比降九成 金正大染扩张“后遗症”

时间:20-05-11 16:22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 金贻龙 蒋政 北京报道

近日,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正大”,002470.SZ)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显示,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九成。这是金正大自2010年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业绩滑坡。

作为我国复合肥行业龙头企业,金正大拥有“农业界华为”的称号,多项产品、技术在行业内领先。不过近年来,该公司在激进扩张中接连陷入财务争议,比如无实物流转的贸易收入等,为此,金正大多次遭到深交所的问询。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自2017年以来,金正大重点打造了覆盖全国22个省的金丰公社,对金正大诺泰尔等公司进行投资,收购世界知名肥料企业一一德国康朴公司,以上项目耗资超过数十亿元,而金正大自身的盈利水平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出现明显缩水。

针对公司一季度业绩、财务相关问题,记者多次致电致函金正大方面,公司董秘称会安排相关人员对接采访事宜,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出任何回应。

业绩“失速”

根据金正大发布的最新财报,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25.92亿元,较上一年同期下降40.95%;扣非净利润为1996.29万元,较上一年同期下降92.38%。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公司归结为受疫情影响。而化肥行业上市公司在4月底陆续出炉2019年财报之际,金正大于4月2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2019年经审计年度报告将延期至2020年6月30日披露,延期披露的理由同样是受疫情影响。

事实上,这不是金正大首次出现业绩下滑。记者注意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收77.77亿元,同比下滑43.52%;净利润为4.29亿元,同比下滑48.76%。对于这一数据,金正大在财报中解释称:“农民种植积极性不断降低,同时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环境保护及安全生产要求不断提高等因素的影响,复合肥企业生产成本上升,盈利空间被压缩。”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金正大的主营业务为复合肥、缓控释肥、硝基肥等肥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自2010年以来,其复合肥的市场占有率维持在10%左右,连续多年蝉联国内第一。

太平洋证券2018年发布的研报称,复合肥行业规模以上集中度CR4已从2009年的24%提高至2017年的32%,化肥“零增长”政策倒逼复合化率提高,理论测算复合肥需求CAGR为7.73%,龙头公司受益最大。

然而,在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的背景下,作为行业龙头,金正大的业绩却逐渐“失速”。分产品来看,金正大主营的复合肥销售额在2017年、2018年两年间都处于下滑状态。截至2019年上半年,控释复合肥的营业收入同比大幅下滑92.02%,其他原料化肥、普通复合肥的营收也分别出现了70.51%和29.81%的负增长。

卓创农业分析师陈洪向记者表示,随着2016年国家推进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复合肥供应和需求量减少,相关企业前期积压的库存逐渐消化,对于终端市场而言,供需差进一步缩小。在供需关系逐步改善的过程中,原材料成本敏感上调,2018年复合肥的市场价格上涨至近5年来的最高位,市场波动较大。进入2019年之后,复合肥行业需求表现更加脆弱,“打价格战”现象加剧,特别是常规复合肥,市场价格持续走低,这对相关企业的业绩增长构成了较大压力。

财务疑云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深交所针对金正大2019年半年报发布问询函,此前该公司发布2018年年报后,同样引发深交所的问询。这两次问询都对该公司预付款项大幅增加进行质疑。

2018年3月,金正大与临沂绿力签订采购协议,采购氯化钾产品,并按照合同约定向临沂绿力预付货款2.1亿元。不过2019年半年报显示,金正大已收回预付给临沂绿力的2.1亿元款项,至于收回预付款的原因及供应商是否已正常支付资金占用费或违约金,外界并不知情。

问询函称,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正大预付款高达66.50亿元,较期初增加14.23亿元,其中与日照昊农、临沂绿力等单位发生较大额资金往来,但预付款项多数并无实际货物采购入库。

金正大在给深交所的回复函中表示,合同签订后,氯化钾市场价格波动大,临沂绿力转变经营方向,避免氯化钾市场价格剧烈波动损失,拟不继续履行合同。考虑到临沂绿力已经受市场价格波动造成了自身经营损失,确已无力履行该合同,公司经多次协商,合同终止履行。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记者透露,预付款项并无实际货物采购入库的行为,本质上是上市公司以预付款项为名,变相将自己的资金借给对方,不排除公司治理存在缺陷,财务风险管理存在漏洞,同时也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和违规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等问题。

另一方面,根据金正大披露的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审核报告,2018年期初,金正大对诺贝丰(中国)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贝丰”)的预付款为-560.9万元,2018年末,这一数字骤升至37.14亿元,形成原因系经营性往来。然而截至2019年4月,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审计报告时,金正大尚未收到货物,至2019年6月30日,诺贝丰累计完成供货13.69亿元,仍有25.92亿元供货未履行。

据财联社报道,根据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金正大近年来一直存在资金遭关联占用的可能。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正大或有30.87亿元的资金遭到关联方占用,在此背景下,金正大开始出现财务危机。

扩张之路

1998年,金正大诞生于临沂市临沭县,这里是山东省化肥企业较为集中的区域,作为后来者的金正大自主研发出缓控释肥,一度成为行业翘楚。2010年,金正大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缓控释肥领域第一股。如今,受内外部因素影响,复合肥行业整体表现疲软,金正大的竞争力已不如当年。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肥料是维持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必要生产资料,行业整体上是向前发展的,并不存在业绩持续低迷,只是在发展过程中,企业必然会面临优胜劣汰。按照这名业内人士的说法,金正大如今的困境与其财务问题、激进扩张不无关系。

2014年,金正大给全资子公司金正大诺泰尔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正大诺泰尔”)增资,用于年产60万吨硝基复合肥及40万吨水溶性肥料工程项目建设。截至2018年底,该项目实施完毕,共投入12.69亿元。然而,这笔数额较大的投资却并没达到预期效益。财报显示,2018年,金正大诺泰尔的营收仅为13.37亿元,净亏损1.59亿元。

陈洪指出,从初步统计来看,2019年,我国复合肥总产能约为1.8亿吨(注:时开时停的企业不在统计范围内),但最近几年,我国复合肥的用量基本保持在5000万吨左右,过剩比例相当大,现在市场上并不缺少复合肥产品,缺少的是针对种植全产业链的服务,过去那种求规模、重营销的野路子在当下难以持续,转型已成为整个行业的一大课题。

金正大也意识到转型的重要性。为打通生产到销售、田间到市场的壁垒,2017年7月,金正大与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华夏银行等联合成立金丰公社。简单来说,这是一种以农业生产性托管为主的服务模式,可以为农户降低投入、提高产量、增加收益。金正大方面当时提出,将建立1000家县级金丰公社。

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丰公社已在全国22个省建立了337家参股县级金丰公社,开拓23991家村镇级乡镇服务中心。据了解,金丰公社的收入主要是通过集中采购上游供应商的农药、肥料、种子、农机等生产资料,销售到县级金丰公社,在大规模采购中获得价格优势和利润。

然而,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6月,金丰公社已亏损5195.58万元。金正大方面称,主要原因是目前金丰公社仍处于创业阶段,仍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用于市场开拓,导致整体利润出现亏损。

当然,金丰公社只是金正大扩张路上的一步棋。2016年,金正大还斥资1.16亿欧元(约合8.5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德国康朴公司等24家企业。据了解,德国康朴公司是欧洲最大的城市园艺化肥和植保产品供应商。另有消息称,这是当时中国化肥行业海外并购第一大单。

两年之后的2018年7月,金正大将德国康朴公司的技术引入中国,并将德国康朴公司旗下的康朴(中国)公司落户贵州瓮安,德国康朴公司针对果蔬等经济作物的全线特种化肥,在这里正式投产。众所周知,贵州瓮安享有“亚洲磷仓”之称,很显然,金正大更大的野心是希望将国外城市园艺的高端化肥技术应用于中国经济作物中。

农业部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首席专家高祥照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农作物,有着不同的生产方式,引进国外技术不可盲目。在他看来,当前大多数肥料企业并未真正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市面上仍存在一些炒概念的“高端肥料”,这是一种低水平的重复,归根结底在于对中国农业和中国农村缺乏了解,未来仍需不断突破。

“目前市场上最受欢迎的高端肥料主要集中在水溶肥、功能肥两大类,现在很多经销商都在有意识地去推广这种肥料,但是由于市场价格偏高,农户对于高端肥料的含金量缺少辨识,加上大小企业都在开发,会导致鱼目混珠的产品掺杂在市场上,价格也是参差不齐,很多农户有心理抵触,目前主要应用于经济作物区,粮食区并没有普及开,需要企业进一步寻找方法。”陈洪对记者说道。